1.北京相亲角在哪个公园时间2022

2.中山公园相亲时间和地点

3.公园相亲角相亲成功率为什么很低?

4.北京丰台的相亲公园有哪些

5.天坛公园相亲角成功率高么

北京天坛公园相亲时间,2021年北京天坛公园相亲时间

房山区没有相亲角。

北京公园相亲角:

1、龙潭公园,北京的第一个公园相亲角出现在2004年,是北京的龙潭公园,它的发起者是经常去晨练的居民,北京大爷大妈自来熟的体质,和爱聊天的性格推波助澜。闲聊中,大家发现自己的孩子都是老大不小,条件还行,却依然单身。这一聊找到了共鸣,于是大家就商量着,在龙潭公园组织了“鹊桥会”。

2、中山公园,中山公园的规模是最大的,一般能达到400人左右。中山公园的相亲角在公园北部河边格言亭,分布着东西向共四列“摊位”。时间一般在周四、周日下午。每一列摊位都有百米长,过道十分狭窄,摊位需要靠挤、靠抢。

3、天坛公园,天坛公园能达到200-300人,规模上数得上第二。天坛公园相亲角位于祈年殿东侧的七星石,“摊位”呈矩形分布。时间安排在周一、周三、周五上午。

4、海淀公园,海淀公园相亲角位于河边长椅休息区,但是规模比较小,没有什么标志性形态。时间安排在周二、周日的下午。

5、玉渊潭公园,玉渊潭公园不止有三四月份的樱花,也有一个小小的相亲角。

北京相亲角在哪个公园时间2022

1.龙潭公园其实北京第一个公园相亲角出现在2004年,那就是北京龙潭公园。它的发起者是经常去晨练的居民。北京的阿姨和爷爷们自来熟的体格和爱聊天的性格火上浇油。在闲聊中,大家发现自己的孩子年龄最大,条件还可以,但还是单身。这次谈话找到了共鸣,于是大家在龙潭公园讨论组织了一场“鹊桥会”。

2.中山公园截至目前,中山公园规模最大,一般达到400人左右。中山公园的相亲角位于公园北面河边的马克西姆亭,从东到西分布着四排“摊位”。通常在周四和周日下午。每个摊位有100米长,过道很窄,需要挤一挤,抢一抢。人很拥挤。为了更快地获取信息,相亲条件在这里就像简历。身高、体重、户籍、收入、房产都标注的很详细。

3.天坛公园天坛公园可达200-300人,规模排名第二。天坛相亲角位于祈年殿东侧七星石内,各“摊”呈长方形分布。时间安排在周一、周三和周五上午。在天坛公园,很多材料都是单身女性,而男性可用的材料很少,尤其是年轻的单身男性。然而,天坛公园曾经有一位“情感大师”,教人们如何树立“正确”的婚姻观。

中山公园相亲时间和地点

北京公园相亲角时间周四跟周日的下午1点多,所以一周有2次.北京公园相亲会在中山公园、

玉渊潭公园等非常流行.这样的交友大会没有官方的组织,没有对外的宣传,全部是市民的自发行为,老人们先帮着“把把关”,有双方家长都觉得可以的就安排子女见面.看最美烟台,选最爱的她(他).三月三南山公园玫瑰园万人相亲会,让众多单身男女邂逅了自己的爱情.“十一”期间,烟台晚报将再次联合南山公园推出栖云阁浪漫相亲会,在栖云阁上连起你与她(他)一生的缘分.本次相亲会同属公益性质,市民免费参与,公园还将设置现场舞台,邀请主持人为有缘人牵线搭桥寻找爱的另一半.。热闹.每天都有.六日人很多.早上8点左右到下午1点左右.有机会去转转,看眼界哟:)。紫竹院,周六天有时会举办.。中山公园不定期再看看别人怎么说的.。天坛公园相亲角位于七星石,主要是父母自发的为自己子女相亲,每周一、三、五、日上午.中山公园相亲角位于公园筒子河岸,每周四、周日下午.玉渊潭公园周三下午、陶然亭公园周六下午.由于交通便利,属天坛公园和中山公园规模大.

公园相亲角相亲成功率为什么很低?

中山公园的相亲角在公园北部的河边格言亭,相亲时间是周四、周日下午。

在北京的几大公园里,常年存在着相亲会,其中中山公园的规模最大。几处公园相亲会的时间相互岔开,除了周二,其余的日子天天都有,即使春节期间也不间断。公园相亲会的地点也有些讲究,并不在公园最核心的区域,往往都在比较偏僻、却又不太难找的地方。中山公园的格言亭,在公园的最北边,游客从南门进园,几乎走不到那里。

无论是周日的中山公园、周一的天坛公园,还是周四的陶然亭公园、周六的玉渊潭公园里,如果仅从纸板上看,等待相亲的女孩远远多于男孩。在年龄段分布上,女孩大多是29岁到33岁,男孩则稍大一些。

北京其它公园的相亲位置

1、天坛公园相亲角位于祈年殿东侧的七星石,“摊位”呈矩形分布;天坛公园规模其次,可达到200-300人。天坛公园相亲角安排在周一、周三、周五、周日上午。

2、海淀公园相亲角位于河边长椅休息区,由于规模较小,所以未呈现特殊的分布形态。海淀公园规模最小,最多时也不到30人。海淀公园相亲角相较于中山公园和天坛公园,就显得十分松散随意,家长们不会拿出资料卡摆上摊位,而是聚在一起,逐一询问对方子女情况,很快就变成了随意闲聊。海淀公园相亲角则在周二、周日下午。

3、玉渊潭公园不止有三四月份的樱花,也有一个小小的相亲角,地点是留春园一处长廊。玉渊潭公园周二、周六下午。

北京丰台的相亲公园有哪些

老王的小本子上,记录着她这一周的安排:“周一、周三、周五的上午,天坛公园;周四下午,陶然亭公园;周六下午,玉渊潭公园;周日下午,中山公园。”

一周七天,有六天的时间她都要去公园。不是去玩。她要去参加公园的家长相亲会,她要给女儿找对象。只是,没那么容易。

地上的纸板和等待的老人

上周日下午两点,北京气温已经超过三十五摄氏度,中山公园里的游客比平时少了很多,但在格言亭旁却聚集着上百位老人。他们大多是六十多岁的年纪,相互并不熟悉。有的坐在小板凳上,面前摆着一块纸板;有的捧着纸板,一边展示着自己的,一边走着看看别人的。

纸板上写的是自己儿女的基本情况,他们都是来给孩子找对象的父母。纸板上几乎不会出现名字和照片,只有基本情况。如果是“京户”、“城区有房”或者“公务员”、“央企”,那一定会用更大的字体描出,因为这些都是加分项。如果没有这些,那也要标出或者找出其他的亮点,比如“170cm、110斤”,或者“孝顺”、“体贴”。有些情况,也会用更加隐晦的方式体现,比如“短婚”、“未育”。

每一块纸板都做成A4纸大小,并排放在地上,远远看去更像是劳务市场。老人们并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坐在纸板后的小板凳上,等待挑选。如果被其他老人看中,老人就会站起身来,第一句一般是“你哪儿人啊?”户口是最先被问到的,紧接着就是房产、工作单位。至于长相,那都在这一系列硬性标准之后。只有条件符合了“门当户对”,老人才会从随身携带的布兜子里掏出儿女的照片,再让对方留下联系电话。

老人们几乎人手一个布兜子,一把塑料扇子。布兜子上大多印着居委会的安全提示,或者房产中介的广告;塑料扇子上则是“妇幼医院”、“幼儿培训”之类机构送的。他们都是乘公交或地铁而来,自带水壶,但在挑选门当户对的亲家时,却一点都不将就。

偶尔有年轻人从眼前走过,只要看上去符合自己的预期,老人就会停下手中的扇子,从板凳上欠起身来半蹲着,目光也从刚才的呆滞突然变得和善,瞪大眼睛,直直地盯着年轻人看上三四秒钟。哪怕小伙子的眼神有点闪烁,老人也会赶紧问上一句:“小伙子,你多大啦?”

直到年轻人摆摆手,留下一句“我是来旅游的”,老人才又慢慢坐下,眼里满是失望。

也有些老人的脸皮薄,不愿意坐在地上摆摊,只是手攥着纸板走来走去。只要是在公园的相亲角范围内,老人们都是心照不宣。两位老人的目光对上了,第一句话总是:“您的,是男孩女孩?”

老人们占据了很大一块长方形区域,几乎不会有导游把游客带到这里,老人们也严守界限。有挎着相机的散客闯入,就会被老人们“斥责”:“你不找对象,上这儿干吗来,出去出去。”

偏僻的地点和老人的脸面

在北京的几大公园里,常年存在着这种相亲会,其中中山公园的规模最大。几处公园相亲会的时间相互岔开,除了周二,其余的日子天天都有,即使春节期间也不间断。

公园相亲会的地点也有些讲究,并不在公园最核心的区域,往往都在比较偏僻、却又不太难找的地方。天坛公园的七星石畔,不在天坛的主流游览路线上,无论从东门还是南门进园都不会直接走到。陶然亭公园的东码头旁长廊,也是同样道理,一般游客找不到。中山公园的格言亭,在公园的最北边,游客从南门进园,几乎走不到那里。

没有老人能说清楚为什么选这样的地点,因为即使是来得最早的,也不过两三个月而已。只要给孩子找到对象了,就再也不想来了。而这些相亲会已经存在了几年甚至十几年了。不过,老人们都很认同这些约定俗成的地点,虽然已经舍下脸面来“摆摊”给孩子找对象,但还是不想让游客看来看去,更不想让外国游客拍照。

老王已经连续几个周日来中山公园,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她刚过六十岁,老家在东北。女儿大学毕业后留在北京,从事法律方面的工作。几年下来,事业小有成就。老王想念女儿,每隔几个月就来看看女儿,帮着做做饭,收拾一下屋子。

但这次,老王豁出去了,哪怕女儿不乐意,自己也下定了“找不到就不回老家”的决心。女儿是1984年出生的,这个岁数还没结婚,在东北老家几乎是不可想象的,老家亲戚早已经指指点点了。

女儿反对老王到公园相亲,但也没办法。“她自己找不到,就管不着我了。”老王说,女儿年轻的时候不着急,三十岁以后着急了,也没用了。在中山公园连续待了几个周日,老王没有任何成果。“女孩太多了。”

无论是周日的中山公园、周一的天坛公园,还是周四的陶然亭公园、周六的玉渊潭公园里,如果仅从纸板上看,等待相亲的女孩远远多于男孩。在年龄段分布上,女孩大多是29岁到33岁,男孩则稍大一些。对于女孩家长来说,如果对对方的条件挺满意,但是发现对方有点迟疑,就会赶紧掏出女儿的照片,“先看看照片,看看吧。”

“男孩子可以往下找小十岁的,但女孩子等不起。”老王说,她眼看着男孩的家长很快就能聊到相亲对象,甚至有挑选的余地。但女孩的家长,却很难碰到合适的。

周日下午的中山公园相亲角里,出现了一位三十出头、长相普通的男子,他的工作是司机,收入并不太多。尽管这样,还是吸引了好几位老人。老人们有自己的规矩,只要有一位老人在聊,其他老人就会在后面排队等着,绝不会插话,这很像是古玩行里的规矩。一位头发几近全白的大妈,在问了户口、工作单位、房子之后,掏出小本子一一记下,然后凑了上去,颤颤巍巍地问:“你……你一月挣多少钱?”

“要不是找不到对象,哪个老人愿意舍下脸面这样呢?”老王说,“可是,难道还有别的办法吗?”

几千里的距离和老人的心

“我知道有点儿丢人。”老王说,女儿反对她来公园的最大一条理由,就是不想像商品一样,自己被摆在地上,让来来往往的人,挑来挑去,说三道四。在北京没有亲戚朋友,老王只能通过来公园的方式,尝试着给女儿找找。来了几次,甚至有点“魔怔”了。“只要在公园里看见还算过得去的小伙子,我就上去问人家一句,‘多大啦?有对象没有?’”

这几个公园里,像老王一样的外地老人并不少见。天坛公园七星石旁的相亲角,规模仅次于中山公园,老李是这里的常客。老李说,前些年来找对象的,基本都是北京的家长们。“但这几年,外地的家长越来越多,都快到一半了。”

不过与北京家长相比,外地家长的相亲成功率低了很多。旁边有个北京老人,女儿是1982年的。老李告诉他,那边有个人的儿子是1975年的,刚摆出来。老人刚想凑过去看看,但老李说了一句:“好像是外地”。那个老人把腿翘在石凳上,叹了口气,“还是算了吧。”

他指着写有儿女情况的纸板说,以前才不会写“京户”这种词,聊一句天就都知道了。房子也不用问,能来天坛相亲的住得都不会太远,“连北城的都少。”但现在不一样了。“可怜天下父母心,”老李说,他真心觉得这些外地家长不容易。“隔着好几千里地,操不完的心。”

一周六天的公园,让老王几乎筋疲力尽。很勉强地,她留下了几个男孩家长的****,“几乎是把照片往人家手里塞。但能不能成,还要看女儿的态度。”

一位京籍老人说,孩子对公园相亲这种方式本身就非常抵触。“只要听说是公园里认识的,就根本不想见,”这位老人说,自己只能骗孩子,说是单位的老同事给找的。

老王还没给女儿找到对象,却认识了几位姐姐妹妹。河北、内蒙古、山西,“北方的这几个省份快凑齐了。”姐妹们的孩子都是女儿,大家凑在一起,除了抱怨女儿怎么不着急结婚之外,就是聊聊还打算在北京待多久。“没法从老家找,女儿在北京了,就是北京人了,不能再让她回老家。”

记者打听到,无论是中山公园,还是天坛、陶然亭、玉渊潭,这种相亲方式的成功率非常低。但老人们说,自己在家闲不住,“就算是为孩子做点事吧。”

可怜天下父母心。

天坛公园相亲角成功率高么

天坛公园,中山公园

公园是汉语词汇,拼音是gōng yuán,意思是供公众游览休息的园林。

古代是指官家的园子,而现代一般是指政府修建并经营的作为自然观赏区和供公众的休息游玩的公共区域。在旅游景点中,通常被简称为“园”。

《公园设计规范》中定义:“公园是供公众游览、观赏、休憩、开展科学文化及锻炼身体等活动,有较完善的设施和良好的绿化环境的公共绿地。”具有着改善城市生态、防火、避难等作用。

公园一般可分为城市公园、森林公园、主题公园、专类园等。

现代的公园以其环境幽深和清凉避暑而受到人们的喜爱,也成为情侣们,老人们,孩子们的共同圣地,以至于在公园中发生了无数个故事,成为人们喜怒哀乐的又一聚集地,也因此很多的书籍,**,连续剧的背景都选在了公园。

天坛公园相亲角成功率不高。

天坛公园相亲角是北京的一个著名相亲场所,但成功率并不高。因为在这里相亲的大多是为了孩子而去的父母,而真正的年轻人并不多见。此外,相亲角的成功率还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如个人条件、家庭背景、社会经济状况等。

总的来说,天坛公园相亲角的成功率并不高,因此不建议您在这里寻找对象。如果您想要寻找结婚对象,建议您通过其他途径寻找,如社交媒体、婚恋网站、朋友介绍等。